20170824 | 山本武(二)

山本武骨子里那點油滑又忍不住出來散德行,「喲,這麼乖,叫聲哥來聽聽?」


他也沒期待什麼,徵宇這丫頭他再了解不過了,她確實感恩他多年收養教誨她的情誼,但因著山本武這便宜爹揮刀還行,養孩子的水平實在是十分稀鬆二五眼,還常落得個徵宇反過來照顧他的地步。錯過了打小立威的時機,後來這形象就豎不起來了,山本武索性任由這牌坊自由滑坡,搞得這麼多年別說一聲爸,連個哥都沒騙著。小丫頭片子自打開口說話,對他從來就是指名道姓地「山本武山本武」地叫喚。


對獄寺還尊稱先生呢,我到底是哪兒對你不好了,雖說扯什麼養育之恩挺牙酸,以後有了喜歡的人豈不是更把他往天邊一拋。山本武心中湧出一陣介於白眼狼養不熟與女大不中留之間的憂愁,十分搖擺。


豈料徵宇可能劫後餘生,頗有所得,將母胎帶來的叛逆期往旁邊一擱,低頭嗓音沉沉地喊了聲「武哥」,一下子把山本武嗆個正著,嘴裡的咖啡直接噴了半口在醫院半舊不新的被褥上。


徵宇:「……」


她起身就要替他拿紙,山本把人按回靠墊上,自己手忙腳亂地扯了幾張紙巾胡亂抹了一通,心理暗暗驚恐:「看來這次把她嚇得不輕,都對我撒嬌了。」


莫名「被撒嬌」的某人看著眼前這貨四六不著的樣子,心中的愧疚憂懼和見到他的欣喜忐忑全部被攪成了一鍋粥。她很少服軟,這麼親暱地叫他實在是強人所難,仿佛隔著一塊紗簾朝外抓了抓,雖然什麼都沒抓到,但是對這頗為寡情的姑娘來說已經是一次難以想象的冒險。眼下激起這麼大的動靜,她不由得起了一陣少年人的尷尬,像是一些隱秘的心思被人一把拉出來,在日光下引得路人沸反盈天似的。她默默把一口氣憋回去,覺得這位雨中劍豪可能趁著用匣子施法,給自己腦子裡也灌了二兩渾水,當下決定閉口不言,少說少錯,直接指門送客。


*

還是一些設定 以及一些平實日常的描寫練習

2017-08-24 #山本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