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 山本武 (四)

“轰——”

“雨燕进入实验室C区,”一个低沉平稳的男声在嘈杂中响起,“已定位编号00873,我有多少时间?”

“三分钟,猫大概130秒之后能给你扫出一条道来,你先把控制中枢关了,那个有自爆功能。”

“明白。”


……


“中枢已关闭,开始转移。”

“还有30秒,山……雨燕你他妈好了没?”

“整个培养基拿不走,得把她捞出来,来搭把手。”

“这捞出来生命体征能保持吗?”

“00873旁边有一个认证标志,说明理论上已经可以出仓了,来不及了,快!”


……


“卧槽,差点就被压死了,什么破任务……这就是箱中之脑?”

“唔,大老板要的,等等我先把她送进医疗仓……”

“晚上好,山本先生,狱寺先生,很高兴看到你们顺利完成任务。一平小姐已经在A坐标等待二位了,确认返航吗?”

“确认。”


……


彭格列,雇佣兵集团,相传托生于意大利共和国诞生之前的家族式自卫队,目前业务冗杂,在发家之地欧洲有数个据点,六十年代开始在美国发展业务,一开始总被人以为是意大利海鲜罐头厂商或者是披萨连锁,现在已经以保安公司的身份做大。


“有皇室血统……怎么不干脆说上数十八代和前西西里王国的罗杰二世沾亲带故呢?诺曼王国也有我们的产权吧?下次年会不如在城堡里开啊?”男人——彭格列大内总管里包恩——将报纸往桌上一掷,“也不怕牛皮吹破。”

“怎么,把我们吹得神乎其神,好招揽生意啊。”白兰笑瞇瞇地拈了一颗棉花糖送进嘴里,“那个市场营销理论怎么说的来着,想要说服对方,你首先要有一个绝妙的故事……”

“谁跟你是我们,”早知道就不应该把办公地址选在这里,他妈的离密鲁菲奥雷那群破東西太近,“我看不如送你去大学做客座讲师怎么样?或者建一排天使学校,给你一个广阔的舞台,在教育界大展拳脚好了。杀业这么重,正好当赎罪,省得死后下地狱。”

“没看出来里包恩你竟然如此虔诚,还相信天堂地狱……有这个闲心怎么不去给圣家堂捐钱?”

“扔钱也扔不到西班牙佬头上——”男人混账气十足地抬了抬下巴,“所以你怎么还不滚?”

“哎哎怎么总是火气那么大……要我教课也可以啊,你们不是最近来了个小朋友吗?”

里包恩眼睛眯了眯。

白兰摊手,“我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吧,现在整个地下城都疯了,你们安保系统过关吗,我看今晚天不黑就得有一个连的人来撬锁……”

“你就別咸吃蘿蔔淡操心了,有這份工夫還不如趕緊選個新辦公樓搬走。”

“诶什么?你還真打算留下來啊,哎喲餵这是哪门子的认贼作父,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兰·杰索。”里包恩的眼睛微微向左动了一下,下一秒,肩膀上的蜥蜴就幻化成了一把枪,“别吹牛皮,我很忙。”

*

“山本武你要带孩子?以为自己天天喝牛奶就能当奶妈了,你带得好自己吗你?孩子不是阿猫阿狗,你家里开个动物园还不够,现在改开育婴堂了?”狱寺眉毛差点飞进他两边不羁的散发里,挑出一个颇为“你脑子有病”的弧度。

山本:“……”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饶是他再谦和有度,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这一刻也被“奶妈设定”噎得有些无言以对。他脱了外套随意嗒在沙发扶手上,坐下来松了一粒纽扣,斟酌了片刻,方才开口:

“她好像对我有反应。”

“……山本武你恋童么。”

“……”黑发男人开始深刻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去意大利留学,怎么就碰到这么个倒霉玩意儿,“我是说,培养基里的溶液有神经反应连接功能,我去捞她的时候手伸进去了,她感知到了我。”

“怎么了,这还ABO信息素标记了吗?”

你能别和我抬杠了吗,山本武无奈地抬眼看他,狱寺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即将大发慈悲安静五分钟。

“别的不知道,她身上那个我们叫欧罗拉的东西,其实就是六种火炎的集合体。说是这么说,其实没有人能完全融合七种,之前我们看到的试验品最多到三种,并且承载者十分短命,她是目前唯一一个融合了五种并且成活到现在的。我在启动自爆装置之前下载了文件,没有时间破解核心封存的机密信息,但是基本实验数据都在,这个……姑且算孩子吧,应该已经十二岁了。”

“她缺的那一块就是雨的火炎,雨司镇静,补全的同时也是对欧罗拉不稳定体系的支撑。说白了,”山本武双手在膝盖上来回搓了两下,“她是一颗可能下一秒就会死的定时炸弹,又是拥有最先进火炎科技的实验成果,人在彭格列手里这个消息可能瞒不了太久,应该说虽然没证据,但是人还是会上门……集团现在对雨火炎操纵最好的确实是我,我本来也是武装部上来的,保护人的话还算专长——”

“恭喜你,以还不能合法结婚的年龄点亮保父技能,”狱寺拍拍手,“你也不是完全无头苍蝇啊,看看里包恩从十四岁养了阿纲十几年,可谓经验丰富,你有空去和他取取经,肯定受益匪浅。”

*

相遇的时候,谁也没想过以後。毕竟徵宇从诞生起就是一个箱中之脑,勉勉强强被山本武从培养基里捞出来,然而前车之鉴们死的死,残的残,前赴后继滚去投胎,骨灰都不剩一捧,没人想过她真能磕磕绊绊活下来。山本武临时上岗,本来就是一腔爱心没处撒野,加之想着这监护人合同恐怕不长久,于是对徵宇可谓尽心尽力,虽然依旧是个不靠谱的便宜爹就是了。

然后这么一养就是五年。



*

非常不靠谱 没有任何意义和考据的信口胡掰扯 像预告片一样一樣的前情提要 和原著不怎麼相同的成長軌跡 為山老爹點根蠟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