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30 | 狡朱(四)

她總覺他面熟,但曾以為自己是不識他的,畢竟那樣凶神惡煞的面容,本應過目不忘才對。然而本家陷落的那一日,她隔著刀劍,望見身前那寬大的背脊,像屋樑般延伸,在地獄業火的唇舌間頂起一片天地。

「走!」

十六歲的那年,熊熊烽火點燃她死寂的生命,萬般柔情也好,千般污穢也罷,她與這個名為狡噛慎也的男人的故事,就這樣倉促地開始了。


乌刍沙摩


密林間,蟲聲喋喋,春日的枝條柔情拂掃著和煦的微風,隱約可見芽孢不顧料峭寒意,在細嫩的結節處湧出,一派勃勃生機。

常守朱自沉沉夢境中醒轉,入目一片蒼翠綠意。手中的包袱早已歪到一邊,她正以一種扭曲的睡姿架在古樹盤踞錯繞的樹根間,肩部的酸痛提醒著她睡相奇絕的後果。指根有些癢意,不消細看,她抬手捉住正在五指山間攀爬的瓢蟲,輕輕擺在一側的樹皮上。

今天是……

不遠處傳來細碎的腳步聲,她內心一緊,急忙伏低回首,只瞥見不遠處一抹深藍的影子,狡噛慎也背靠著一塊大石,雙手懷抱胸前,面無表情地看向她。

「啊,早上好,絞嚙先生。」

「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