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7 | 山本武(五)

「阿南,若未來有一日,你不得不獨自上路,切記怨恨傷身,要照顧好自己。」

當時聽講這段話時她不免嗤笑,仿佛他已經看到自己到時會有多誅心似的,張口像是想反嗆幾句,眼睛滴溜一轉,終還是閉了嘴。山本武看到她這沒心肝肺的模樣也不置氣,只是有些無奈地摸了摸她的頭。放映機正播著小鳳仙與松坡將軍離別那一曲,是她的手筆,男人對這些咿咿呀呀的唱腔一向敬謝不敏,卻也由得這綿綿戲音襯著玻璃窗外稠密急促的雨點,在屋內流淌——

「將軍啊——」

「從今各保金石軀,」

「百年分離在須臾。」*


後來她想起來了,當時她心中百轉千回,起又復落的,不就是一句「你捨得」嗎?就像她沒有回頭看到男人眼底沉默的萬語千言,因果早註定,若人在粉身碎骨前真有三個預兆,那麼那句戲文,那個有些難能可貴的靜謐瞬間,她若有所感卻故意忽略的隻言片語,便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 來自《鬢邊不是海棠紅》。

2017-11-27 #山本武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