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 | 狡朱(七):The Burning Mountain

*PKD paro

*BGM: Jóhann Jóhannsson - A Pile of Dust


“我愛你,至少我自認為這是愛。也許這是系統設定的認知也說不定。不管如何,這份愛令我徹底淪為了特障人。因為仿生人不應該有心——這是不被帝國法律允許的。”


“現在,我馬上就要被銷毀了。恐懼並未如期來臨,管理者在所有機型入獄前都會強制關閉感官系統,以免行刑時仿生人情緒失控。本著不想給別人添麻煩的心理,我相信這是一件好事,天知道我會做出什麼反應呢,集團的製造者並沒有為我作出預設。”


“狡嚙先生,你一定沒有辦法體會那樣的感覺,想象一下西西弗神話——一片無垠的名為平靜的荒原,我在寸草不生的坡上永恆攀登。然而山頂上什麼都沒有,連巨石都不存在。”


“圈套也好,陷阱也罷,但這何嘗不是一種愉悅的結局。”


“感謝你曾給予我勇氣踏進那片禁區。回想起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那麼令人目眩神迷。明白何為愛,何為恨,快樂的時候放聲大笑,悲傷之時便落下淚水,感受憤怒的淘浪在胸腔內燃燒奔騰,以及悲憫在血管中汩汩流動。當思維不再發出平靜清脆的滴答聲,便是我的世界是真正開始的那一天。”


“如果可以作為六型再啟動一次,我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因為有關於這場「災難」(當局定義)的所有資料,都將隨著我的芯片銷毀。這樣看來,我現在存檔的一切似乎都沒有意義,然而我仍在繼續錄入。”


“這份無意義,也許就是意義本身。”


“狡嚙先生,請允許我在這個無法抵達的某一個瞬間向您道別。我作為常守朱的服役生涯到此為止,但是樞紐6型F-033號仍將竭誠為您服務。”


“感謝您選擇西比拉集團的產品,希望我們能夠在未來的某種可能性中再度相逢。”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