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 陸林(一):只有偉人才能英年早逝,搗蛋鬼只配萬古長青

我終於也開始寫了,拿著兩個人開玩笑太有意思了。


*过得特别游牧的林將軍和無論換多少個平行世界依舊對林家兒子一見傾心的孩子王陸必行。


*風之谷paro


這個世界光怪陸離,魑魅橫行,卻陽光強烈,水波溫柔。


000.

第一次同林靜恒打照面是在西腐海地域的北界,說是照面,那當真只是兩個斗大的防霾頭盔隔著一兩百米的遠遠一瞥。


那时候人们对腐海已经没有这么敬而远之了,但西部林海的瘴气浓度太高,王虫密集,探险者多半都拒绝啃这根硬骨头。


对此,陸必行向来是没什么所谓。


一個三岁开始被自家老爹冠以“三秒不打上房揭瓦”的王中王,六岁就驾着滑翔翼一头栽进了西腐海,在大王虫褪下的壳边摔了个狗吃屎,万幸殼邊是片柔軟的林沼,孩子没斷胳膊折腿,但多半瘴气入脑,从此就在危險邊緣試探的路上一騎絕塵。三天两头往西腐海鑚不說,乾脆把这灰色精致的生物堡壘当成了摩天翻斗乐,還翹了不少透明半圓眼殼回來。不是在啟明城大街小巷賣弄風騷,就是鑚進工程部琢磨著怎麼用這玻璃殼改進滑翔翼外部材料。


陸家放在戰前算是一方權貴,王蟲大戰之後便守著西面的啟明城落了跟。如今老陸帶著穆勒教授常年在艦艇上巡邊,家裡就剩下老部下獨眼鷹充當代管城主兼褓父角色。老管家可謂殫精竭慮,毫無權威,到現在一把年紀了還會做噩夢,夢見當年少爺自製的小破滑翔翼像流星似的墜落在腐海茂密的樹冠上,濺出一個撲簌的小葉花兒。


這幾年陸必行年歲漸長,折騰功力更是節節攀升,獨眼鷹日日捶胸頓足,每天都活在“我獨眼鷹家要絕後了”,和“不對,這破東西不跟我姓,本來就絕後了”的痛徹心扉中,後來乾脆下令,要不是少爺有性命之虞,統統不許打擾他清淨。


啊,家門不幸啊。


然,壳纵然好玩,寂寞在没人一起玩。直到有天,一架外來救生艦墜入西腐海深處,引得蟲群大亂——


“砰——”


TBC


嗯,林妹妹總是從天而降。

2018-04-15 #陆林#残次品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