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權翻譯#Nah, He Didn't | 不,他沒有(Destiel/HPAU)

Nah, He Didn't | 不,他沒有

原作:endversed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88275

翻譯:Vivien.H

分級:全年齡向

背景:霍格沃茨AU

出場人物:Castiel(拉文克勞/17);Dean Winchester(格蘭芬多/17) ;Sam Winchester(拉文克勞/13)

完結日期:2012-12-09

譯者N句話(x):授權已經要了但是太太最近不上AO3,暑假太太們紛紛出去野了我要成為未授權小王子了! 要到之後補上!超甜的校園paro!endversed太太霍格沃茨AU系列第一篇~..QUQ..

 

Summary | 簡介

從五年級開始,Dean Winchester每天都會約Castiel Novak出去,至今為止全部被Castiel斷然拒絕。他打定主意維持現狀,也很確定自己絕不會改變心意。

 

Text | 正文

“嘿,Novak!”

Castiel翻了個白眼,弓身戳著盤子裡的早餐,故意不去聽格蘭芬多桌子那兒傳來的聲音。他捋平胸前銀藍相間的領帶,繼續專心吃東西,假裝剛剛沒有一個白癡隔著整個大廳大喊他的名字。

“嘿,Novak!”又來了,這一次聲音更響,更近。

Castiel歎了口氣,轉過身,看著Dean Winchester快速向他走來,“請問有什麼我可以效勞嗎?”

Dean咧開嘴笑,“有的,”他答道,向前邁了最後一步進入Castiel的私人空間——鑒於Winchester的頻繁入侵,Castiel很懷疑自己的生命裡是否還有這個概念的存在,“和我約會吧。”

Castiel忍住又想歎氣的衝動,轉身面回桌子,“不,”他堅決地說,“就過去你問過我幾萬次一樣,答案還是不。”

“拜託,”Dean極有耐心地誘惑他,看上去完全不為Cas的拒絕所動,就像他一直表現的那樣,這自負的混蛋,“你心裡肯定很想答應的。馬上我們就能去霍格莫德[i]過週末了,你一定得讓我帶你去帕笛芙夫人茶館[ii]。”

Castiel皺起鼻子,“我寧願去地獄過週末也不可能踏進那個粉紅色的鬼地方,”他背對著Dean說,“和你更是想都別想。”

他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差不多該回寢室拿包去上課了,不然他會遲到的。週一早上第一節課是Singer教授的黑魔法防禦術,他一向對不准時的學生沒什麼耐心。

Castiel把盤子推倒長桌中央,站起身來,飛快繞開Dean。Dean伸手想要抓住他的手腕,被他巧妙地躲過了。Castiel很久以前就明白,想要逃過Dean Winchester的獵捕,必須耍點小手段,Dean從五年級開始這些把戲沒停過,他用翅膀尖兒想都知道對方想幹什麼。

“你會錯過很棒的一天的!”Dean朝他吹擂,嘴角仍掛著那個自大的笑容,“我是一個真正的紳士,這會成為你最棒的一次約會。”

這應該是真的,因為Castiel從來沒有真正和別人約過會。當然,只是從純邏輯上來講,不是說他會享受和Winchester在一起的時間。

梅林在上,不,絕不是那樣。

“歐,那當然了。”Castiel發現這句諷刺在這個場合攻擊指數堪稱完美,“現在,不好意思,我得去上課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k-è-課?就是那個你從來不去的東西?”

Dean懶洋洋地笑了,不屑一顧地揮了下手,“我夠聰明了,不需要這些東西,”他說,就是為什麼Castiel永遠會拒絕他。他對自大的混蛋實在深惡痛絕,不然他很難相信自己居然能討厭特麼這麼有魅力的人,“去那些課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是的,好吧,我們中的一些人還是選擇遵守規則然後通過NEWTs考試。”

Castiel不等對方發表一些“拉文克勞書呆子”的評論,快步走出禮堂,路上不停朝他的朋友微笑致意——斯萊特林桌那兒的Bela,格蘭芬多的Chuck,然後再走到門口時聽見身後遙遙傳來Dean的聲音 。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答應和我約會的,Novak!”

Castiel再次翻了個白眼,腳步不停,“我表示非常懷疑,Winchester。”

如果,只是如果,他和Dean Winchester出去約會的話……Castiel默默腦補那樣的場景,心中有愉悅窸窸窣窣地躥動,但他絕不會告訴任何人,絕不。

 

+++

不是他嫌Dean不夠有吸引力的問題。他又不是瞎了或者什麼的,好吧?他能看見這個男人有多好看,那些星星點點綴在鼻樑左右的小雀斑,金灰色的頭髮還有他嘴角的弧度延伸出的笑容。他全都能看見,梅林啊,他覺得Dean Winchester性感得不行。

但他也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個蠢貨。

Dean Winchester和Castiel在同一天進入霍格沃茨,那個男孩從一開始就惹人注目,大搖大擺走進禮堂的樣子活像這方圓幾千英尺都是溫徹斯特世襲的土地似的。Castiel則喜歡縮在禮堂後面,安靜地觀察著身邊的一切,戴著分院帽坐在臺上承受著幾千人的目光對他來說是一段尷尬又難熬的經歷。

Dean在11歲的時候就成了當之無愧的格蘭芬多新任孩子王,而他身上有Castiel嫌棄的一切特質:吵鬧,傲慢,惹人討厭,因為聰明,長得好看又是個格蘭芬多就覺得自己特別了不起。他會為了好玩在魔藥課上把坩堝炸飛,是格蘭芬多魁地奇球隊的隊長,然後十五歲的某一天,莫名其妙開始把追到書呆子Castiel Novak設為人生目標,開始天天約他出去。

Dean第一次問他的時候,語氣裡的自信和傲慢簡直突破天際了,由於太讓人惱火以至於難以表示驚訝(或者驚喜)。Castiel只是皺著眉頭沉下臉快步走開,覺得对方純屬在戲弄他。

Dean想和Castiel約會,因為Castiel是一個挑戰。他想把他帶出去玩,摟摟抱抱擦槍走火,然後帶他回家在朋友們面前轉一圈,轉頭就朝所有人吹噓自己如何征服了一個呆子,以及他們親親我我的一切細節。

一旦Castiel不再是個難以攀登的山峰,Dean就會失去興趣,Castiel心裡有一個細小,愚蠢又瘋狂的部分,希望這一天永不來到。

喜歡上一個他每天都要拒絕與之交往的人聽上去簡直傻透了。但是嘿,他是個男巫,自從那封霍格沃茨的錄取通知書飛進他家的郵箱,就已經沒什麼事能嚇到他了。

 

 +++

星期二兩個學院合上的算數占卜課[iii],Dean在Gallagher教授眼皮底下輕念魔咒,把“和-我-約-會-嗎”描在Castiel的羊皮紙上。Castiel斷然拒絕,一揮魔杖把羊皮紙掀在Dean臉上。

星期三在圖書館,Dean悄悄湊近Castiel把“和-我-約-會-嗎”小聲吹進耳朵裡,Castiel的拒絕(來得相當不威嚴)是嚇得彈起來下意識打他然後自己摔下了座椅。圖書管理員以“製造過多噪音”的名義把他們兩個一起扔了出去,Castiel一句話也不和他說,裹挾著暴風雨沖回拉文克勞的公共休息室,皺著眉頭在心裡狠狠詛咒Winchester的名字。

星期四沒有這麼戲劇化,他們那天沒有任何一起上的課,大禮堂三餐時段尤為擁擠,所以Dean只是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大聲喊“和-我-約-會-嗎”!Cas吼了聲不然後轉身走開,告訴自己他一點也不討厭今天只能見Dean這一面。

到了星期五,Castiel想自己多半不用糾結週末要不要去霍格莫德村了,反正他有一大堆作業,而且去佐科魔法玩笑商店[iv]然後玩得超開心什麼的也不太符合他的性格。

他坐在拉文克勞的公共休息室裡,整個人蜷在壁爐旁的一張扶手椅上,膝上攤著一本魔法史,爐火的溫度烘得他暖和又舒適,滿足極了。現在才剛到午餐時間,等會他還有些課要上,但是在那之前單純窝在公共休息室裡就足以令他感到愉悅。

Cas太過沉浸於書中的內容,沒注意到身邊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一個人。對方清了清嗓,Castiel猛地抬起頭來……因為需要又不得不抬得更高了一點,是Sam Winchester。他站在他身側,儘管才三年級,但是對方的身高從任何角度來說都有點兒過高了。

“歐,你好啊。”

Sam站在那兒,笑容无害又溫柔,臉頰上有兩個深深的酒窩,翻卷的劉海在眼睛上方輕顫。

“嘿,Cas。”

Castiel和Sam是朋友。當他第一次聽說Dean的弟弟入學緊接著看到小男孩被分到拉文克勞,Cas的心一度因為“很好又來一個Winchester調戲我”而沉到穀底。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他驚訝又高興地發現對方和他哥哥截然不同,他們現在的關係相當不錯。

“你還好嗎?”

“很好啊,”Sam回答,語氣有些詭異的急促,他臉頰微微泛紅,腳在地攤上磨蹭著,低頭看著鞋尖,他不自然地開口,“額,嗯……事實上我想和你說件事。”

Castiel困惑地蹙眉,“好吧?”

“你,額,你知道我哥哥的對吧?”Castiel依舊皺著眉頭,不過點了點頭,“然後你也知道明天我們能去霍格莫德過週末,對吧?”Castiel又點點頭,他還是不知道Sam想說什麼,“那個,嗯,我在想你會去嗎?”

“我目前還沒這個打算,”Castiel說,“為什麼問這個?”

Sam臉越發紅了,眼神左右飄忽不敢看Cas的藍眼睛,“那個,嗯,我在想也許你可以和Dean一起去?”

Castiel臉白了白,“……你這是在為了你哥哥邀請我嗎?”

“……對……?”Sam小聲地說,讓這個答案聽上去更像一個令人害羞的問題。Castiel不知所措,只能呆愣愣地朝Sam眨巴眼睛。

“聽著,我只是——他沒讓我這麼做,好嗎?我向你發誓他沒有逼我做這些。但是我知道他差不多每天都要約你出去而你每次都拒絕他……我只是想也許這次……我不知道,也許……也許你能答應他?”

Castiel沒說話,依舊眨著眼睛吧噔吧噔地盯著他。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對Dean他能很簡單就說不——只要看著對方臉上自大的傻笑,他身邊的那些朋友,還有不停告訴自己Dean就是個混蛋,絕不可能像Castiel喜歡他一樣喜歡自己;告訴自己Dean淺薄又自大,不值得他花一秒真情……說不就很簡單。

但如果是Sam,Castiel知道除非他認為這是個好主意,不然他不會這麼做,他也知道對方永遠不會故意去傷害自己,包括給他設個套好讓Dean追到他。

所以Sam一定是沒搞清楚Dean的真實意圖,他想。

“他——他不是真的想要和我約會,”Castiel很確信這點,他的嗓子絕對沒在發抖,“我只是他的一個攻略對象罷了。”

“你真的這麼想?”Sam滿臉不可置信。Castiel嘴巴開闔數次,他不知道,在他能得出一個確切答案之前Sam奪過了話頭。

“老兄,老兄,不是的,他是真的喜歡你。梅林啊,你怎麼能不知道?他過去兩年每天都在約你出去,你真的覺得如果他不喜歡你的話他會追你這麼久嗎?”

好吧,如果這樣說起來,Castiel覺得自己好像確實有點遲鈍。

“但他——而我——他總是——”

Sam揮手打斷了Castiel結結巴巴地回應,“我知道他是個混蛋,自大還有一堆壞毛病,但是我不覺得你會介意這些,你會嗎?”Castiel發現自己正在不受控制地誠實地搖頭表示否認,“聽著,Cas,當Dean和我暑假回家的時候,他一直在說你的事,一秒都停不下來,他告訴我們媽媽他以後有一天要把你帶回家吃她做的派,梅林在上,Cas,他差不多是愛上你了,而且在得到你的回應之前絕不會放棄的。”

Castiel屏息凝視著Sam,他不受控制地站起身來,魔法史被他落在椅子裡,他環視了一圈,週五正午的拉文克勞休息室溫暖又舒適……但也許這個週末他能做點什麼更有趣的事。

一些如果他沒這麼蠢的話,也許兩年前已經做了的事。

 

“Dean還在吃午飯嗎?”Cas問。

Sam咧開嘴高興地笑了,然後用力點了點頭。

“好吧。好吧,太好了,謝謝你。我,額,我一會兒就回來。”

Sam哼了一聲,“我可不會指望(你還能回得來),”他小聲說,然而Castiel已經奔出了門,把Sam和他的嘟噥丟在了身後。他朝大禮堂跑去,步伐飛快,快過他的想像,然後很快——也許太快了,他的心臟因為狂奔在胸腔裡劇烈跳動——他已經跑進了大禮堂,眼睛在格蘭芬多餐桌的方向找著那個人,他臉上的小雀斑,還有好看的微笑。

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對方在長桌的另一頭,坐在Victor和Benny中間,Castiel趁著胸中名為勇氣的氣球還沒癟下來,徑直向Dean走去。

禮堂很吵,和著急促地心跳砰砰敲打著Cas的耳膜,但他還是走了過去,伸手點點Dean的肩膀。對方轉過身來抬頭看,發現是他,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然後迅速換成了“溫徹斯特式招牌邪笑”,Dean站起身,向前一步靠近Cas。

這一次,Cas沒有退開。

“Hi,美人,”他低聲溫柔地說,一如既往得熱情似火,“終於決定答應我了?”

“不,”Castiel說,這一次,他第一次注意到Dean的笑容因為他的拒絕隱去了一點,只是一點點,“我有事要問你。”

Dean蹙眉,“哦是嗎?”Cas點點頭,“那問吧,天使,我洗耳恭聽。”

“你是不是和你媽媽說了我的事?”Cas認真地問。Dean眨了眨眼,眼睛和嘴巴微微張開,看上去被這個沒頭沒腦的問題驚到了。但是Cas必須得知道,該死,他一定得得到一個答案,“Dean,說實話。你有,或者沒有,告訴你媽媽有一天我會去你家吃她的派?”

“我——”Dean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重重地咽了口唾沫。Castiel如炬的眼神告訴他這個拉文克勞今天不得到一個答案絕對是不會放過他的,他垂下肩,“我,嗯,是的。是的,我和她說了。你是和Sammy聊過了嗎?”

Castiel無視了他的問題,只覺得胸腔裡有什麼溫暖的東西一瞬間盛開了滿懷,而他一點也不排斥這種感覺。

“嗯,”他說,任由自己愉快地笑起來,“明白了,那就好。

他沒讓Dean困惑太久,Castiel一下子湊近,伸手輕輕捏住Dean的下巴,然後把唇印在了那雙線條優美的嘴唇上。

有那麼一秒,Dean沒有任何反應,Castiel忍不住擔心起來,然後下一秒對方喉頭溢出一聲低吼,伸手握住Cas的手腕把他拉進懷裡,他的舌頭滑進Cas的嘴,牙齒輕輕扯咬對方的下唇——

他們正在大禮堂正中央,也許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們,而Castiel此刻並不想注意在意這些。

他退開少許,滿臉通紅,氣喘吁吁,臉上是燦爛到不能更耀眼的微笑,把他雙頰都扯得發酸,Dean的反應和他一模一樣,他們仍緊緊地抱在一起,不肯放手,周圍掀翻屋頂的口哨和尖叫都被排除在他們的世界之外。

 

“再問我一次。”Castiel說。

Dean咧開嘴,這一次不是那種自大的笑容,他拇指輕輕摩挲著Cas的髖骨,“嘿,Novak,”他開口,Cas忍不住笑了,“和我約會吧。”

“好的,”Castiel簡潔地回答了他,臉上還是帶著那抹微笑,“不過你得先和我保證我們不要去帕笛芙夫人茶館,看在梅林的份上。”

Dean噗嗤笑了出來,傾身在Castiel嘴角落下一個輕柔綿軟的吻。

他絕對能習慣這樣的進展,Castiel想。

事實上,他也很高興能這樣。

 

註釋:

題目的梗來自于Lily和James Potter的“Nah, she didn't.”
JK的原文放在下面,第五部鳳凰社裡的情節,大意就是Harry吐槽他爸一直在做一些青春期荷爾蒙很猛烈想要引起湖邊女生的注意的蠢事他感到非常幻滅……然後小天狼星特別不以為然地聳聳肩說只要Lily在旁邊James就控制不住要各種顯擺,變成個白癡……Harry特別悲痛覺得她媽瞎了眼(不),說她怎麼會嫁給他?她不是超討厭他嗎!然後小天狼星就說:“不,她沒有("Nah, she didn't)”盧平說當James沒有這麼天天趾高氣揚也不再往別人身上施咒取樂了之後……他媽七年級的時候開始和他爸粗去約會了……XDDD
"And," said Harry doggedly, determined to say everything that was on his mind now he was here, "he kept looking over at the girls by the lake, hoping they were watching him!"
"Oh well, he always made a fool of himself whenever Lily was around," said Sirius, shrugging. "He couldn't stop himself showing off whenever he got near her."
"How come she married him?" Harry asked miserably, "She hated him!"
"Nah, she didn't," said Sirius.
"She started going out with him in seventh year," said Lupin.
"Once James had deflated his head a bit," said Sirius.
"And stopped hexing people for the fun of it," said Lupin. (OP29)

[i]霍格莫德村(Hogsmeade)

霍格華茲魔法學校附近的一個純巫師村落。據霍格華茲學院圖書館藏書《魔法歷史遺跡》的記載,它同時也是1612年妖精叛變事件總部。 學校規定只有三年級和三年級以上的學生,在特定的週六才可以去那裡,且必須有監護人的簽名許可才行。

(图源百度百科)

[ii]帕笛芙(Madame Puddifoot's)
店主:帕笛芙夫人
一家位於大路側道邊的小茶館,地方很小,所有東西都用褶邊或蝴蝶結裝飾,裡面擺著小圓桌,看起來是霍格華茲的學生情侶約會的唯一場所。店主特別為情人節作了裝飾(飛翔的金色小天使不時地撒下粉紅的紙屑)(鳳凰社,第25章)。

http://baike.baidu.com/view/8511575.htm

 

[iii]算數占卜課(Arthimancy):

老師:維克多教授

霍格華茲三年級開始學習的選修課之一。四年級和五年級的時候,哈利和羅恩選的是占卜學的課程,而赫敏選的則是算術占卜學。赫敏很喜歡這門課,她對羅恩說:“占卜課和算術占卜比起來簡直就是垃圾。”即使是在O.W.Ls考試中這門課也是很難的,但是赫敏考完後說覺得考得很順利。

“算術占卜法”(arithmancy)這個詞來源於兩個古希臘語:“arithmo”(意即“數字”)和“mancy”(意即“智慧”)。這種算命法已經被魔術師和巫師沿用了2000多年,用來幫助人們分析自身的能力、開發他們智慧的才能。它也能幫助人們克服困難,指出他們未來的發展道路。所以這種方法也被稱作“數學命理法”。

 

[iv]佐科的魔法玩笑商店(Zonko's Joke Shop):

霍格華茲學生們最喜歡光臨的地方。

這裡出售就連喬治和弗雷德最瘋狂的夢想都能實現的玩笑與惡作劇材料,包括“大糞彈”、 “打嗝糖”、 “青蛙卵香皂”和“咬鼻子茶杯”。在1996-1997年的黑暗時期,佐科魔法笑話店關閉了,並被用柵欄隔離起來。弗雷德和喬治曾經造訪霍格莫德並打算將佐科買下,改造成韋斯萊魔法笑話店(混血王子第18章),儘管這並沒有實現。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