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In the Weeds 第五章(一) /CDC/NC-17(原作:Nanoochka)

第五章


Dean還沒來得及說一個字就被Castiel扯進了旁邊的儲藏室里,他不知道主廚這麼做是準備和他打一架還是已經就過去幾個禮拜他們之間的“深入交流”得出了什麼結論。不管如何,這麼一來,Dean就算氣得飛起來,也只能翱翔在儲藏室的過道上空。也許他想太多,但Dean心底裡不情願地承認,但是兩個人單獨對話顯然對他更有好處……因為假設有任何東西比“坦白心跡”更讓他討厭的話,那絕對是“公開坦白心跡”。 


房間里光線昏暗,塵埃浮動,Castiel打開燈,Dean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乾貨和根菜作物的地窖里。這個地方在他第一天來上班的時候被帶著參觀過,約莫十英呎長,八英呎寬,內置的架子沿著墻壁延伸,把房間分隔成兩半,上面堆著各種各樣封好的容器,存放穀物、香料和草藥,還有在乾燥控溫環境下安心臥在籃子里的一筐筐蔬菜。一切都擺放地僅僅有條,並按照Lewis的強迫癥傾向貼上標有日期的標籤。Castiel關上身後的門,落了鎖。


“要是有人需要進來拿東西怎麼辦?”Dean挑眉。


“現在這個時候?不太可能,我們都會提早準備好需要的食材,”Cas回答,“我希望我們的談話能在不受打擾的情況下進行。”他低下頭,朝Dean的方向走近幾步,眼神不安地在對方臉上光滑的曲線和落下的陰影上游移。當Castiel不知是熱還是緊張地伸手鬆開主廚外套領口的幾顆釦子,Dean仿佛可以看見屬於他的伊甸園禁果隨著對方吞嚥口水的動作上下向他招手,“而且我們確實需要談談,不是嗎?”


Dean嗤了一聲,Castiel的靠近像是往他心裡那個沸騰的坩堝又撒了一把不知名的化學藥劑,讓他的憤怒和連同一些說不清的情緒像浮滾的氣泡一樣爭相竄出液面。他的鼻子捕捉著他記憶中那一晚令人眩暈的氣息——食物的香氣,Castiel的古龍水,在悶熱的廚房里工作帶來的隱約的汗味,這一切混在一起用一種令人困惑的方式又不完全矛盾的方式在此刻忽然而至,湧向他,淹沒他,將他包圍,讓他想要發洩逃離。


他顫抖了一下,擠了擠臉然後移開目光,試圖用一聲大笑掩蓋自己的不適,手臂抱在胸前——典型的防衛姿勢——但是他一點也不在意這麼做會讓Cas覺得他很好懂或者太過易怒。在Dean看來,他越是回憶之前那些熱辣的時刻,越是容易就就此原諒主廚所做的一切——因為他心底明白,一旦退後一步,他就根本氣不起來了。


在沒有什麼更好的開場白時,Dean一般会选择语出尖锐地打破沉默,毕竟在這以後事情很難變得更糟(……),当然他不可能承认自己有点儿矫情,Dean呛到,“你是說你想要談談差點把我弄得炒魷魚的事?”


歐,正中紅心。Castiel繃緊下顎,像是剛剛被人扇了一巴掌。一瞬間,剛剛走進儲藏室時那種平和的氣氛消隱無蹤——似乎Dean對很多人都會造成這種技能傷害——“我?”他語無倫次地反問,“我是那個讓你免於被炒的人!要不是剛才我走進去替你說話天知道你会做什么蠢事。”


“我可能已经抄着根棒球棍把你那破车砸得稀巴烂了,”Dean回嘴,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加了一句,“歐,不好意思,「板球拍」,你們愛爾蘭佬估計不知道棒球是怎麼打的吧。”


Cas翻了個白眼,雙手支在臀上,“板球不是愛爾蘭的國民運動,你這個白癡。”


Dean不耐煩地冷哼,“聽著,夥計,要不是你用那本字典搞出那麼大一樁鬧劇來這把火本來根本不會燒到我。你打斷會議插進來不是因為你心地善良,而是因為你之前表現得就像個瘋狂的恐怖分子,你自己也意識到這點了吧?拯救Dean Winchester不過是你想要在Martin和主廚Lewis面前挽回臉面而幸運產生的附屬物罷了——承認吧。這麼一來我看上去就像個傻逼,而是你成了頭戴聖光的仁慈天使,不是嗎?但是誰讓你幫我了?我他媽的沒有向你求助!你就不應該把你該死的腳踏進那間辦公室!我自己就能把這件事處理得很好。”


“麻的*……”Castiel氣得笑了,他搖搖頭,驚歎地說,“你真的很在行胡說八道你知道嗎?好像你什麼錯都沒有一樣。我被惹怒就是因為你是個傲慢、聒噪、狂妄又自以為是的混蛋。我試著讓事情倒轉回去,好讓我們重新、正確地開始,但是你——”他聲音低了下去,Dean看見他深呼吸了好幾下才開口,“你看上去只打算把你那些惡劣的猜測一股腦扔在我臉上,就像那天一樣,甚至到現在,此時此刻,你還是這樣。”


Dean盡他所能不閃躲,他抬起下顎,“你不也是個囂張、自大、以自我為中心、喜歡把人耍的團團而且一點也不在意我那天晚上叫得有多響的狗(咳)娘養的傢伙。”Dean心裡默默加上“順便口技在大西洋這一頭也是排得上號的”,但他打死也不願意看著Castiel的傲慢再往上膨脹一個檔次或者讓對方以為能從自己這裡收穫除了憤怒以外的任何東西(哼!)。


而且他是真的很生氣,義憤填膺以至於忘記之前和這個男人對峙的所有前車之鑒,以至於他的手在顫抖,他的心跳隨著Castiel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和舔濕嘴唇的動作一點點加快,然後下一秒Dean扯過Castiel外套的前襟,把對方摔在最近的一排架子上,裝著稻米和穀物的罐子在衝撞下沙沙作響,就像Dean年幼時夏日不歇的蟬鳴。


注:

*真的是麻的,因為原文是Feck off,愛爾蘭版本的FO……(腦補那個口音真的很想笑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