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義的小文章,小片段,小詩(一)


紅塵


他無法忘記蘇今奔跑的一生,然而許多日子過去,他已經學會不再記起。只是偶爾午夜夢回的時候,許多畫面跳脫成走馬燈一般在腦海中沈浮。


隆冬的夜晚,他在萬千燈火中看見蘇今穿著拖地印花長裙,婷婷立於孟買街頭。那日她難得的愉快,不再排斥他,不再挖苦他,不再對他懷有恨意,像掙了繩索的鳥兒般在攤販與攤販之間旋轉,對一切都飽含熱情與好奇。


精緻的,華美的,脆弱的,她所痛恨而他卻熱烈愛著的模樣。


出門之前他並未想會騁游夜市,因而西裝革履地混跡於孟買臟亂的街頭巷尾,模樣有些滑稽。長街走過未半,他已經滿手琳琅商品,袋口露出各式彩珠外加印度特產的扎染花布。恍惚間,脖子上便又多了一串芬芳的茉莉,微涼的手指貼著他的脖子擦了過去,一路搔刮到他心壁的鐵門。蘇今退了兩步,含笑欣賞自己的成果。他們許久沒有這麼親近過了,他看著她低垂的眼睛,一時間竟有些入迷。對方突然抬眼,定定地看了他幾秒,不等他說話,又扭頭向下一家商鋪跑去。她跑得很快,幾乎像是在奪路狂奔。他眼見對方的背影幾乎淹沒在人海裡,擔心她又會像從前一樣毫無徵兆地消失,便在背後急急地喚她。


阿今,阿今。


她聞聲轉過身來,黑色的長髮凌亂地貼在臉側,眼角濕潤,眉梢帶笑,像一朵艷麗的矢車菊盛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美麗又孤獨。


欸。她應道。


他突然淚流滿面。


二零一三年二月





2017-03-17 #?

评论

热度(1)